6996色堂|六九色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蓝导航找AV导航柠檬导航
福利研究所
秘密入口不良研究所
136福利导航
银色导航
福利百科福利书签宅宅导航激萌导航
查看: 221|回复: 0

[终于干到你][01]作者:xdbkclhcl

[复制链接]

16万

主题

16万

帖子

69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690270
发表于 2022-12-2 00:06: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xdbkclhcl
   
字数:8625
   

   

   
夏日的下午,我和几个兄弟喝完酒之后走在大街上,一路上胡吹乱侃,时不
   
时的看着路过的哪个姑娘长得好看,在她们的翘臀上拍上一下,反正在这个城市
   
中我们兄弟除了警察,谁也不用怕的,即便是得罪了哪个黑道大哥的女人,凭我
   
们兄弟手里的那几条火枪,再加上公安局长的儿子是我的拜把子兄弟,他们也不
   
会把我们怎么样的。
   

   
喝的迷迷糊糊的哥几个说是要回总部,也就是我们几个合伙开的酒吧,所谓
   
饭煲思淫欲,酒足饭饱的我此时也正想来一发儿,于是我们几个拦了两辆出租车,
   
赶回我们的酒吧。
   

   
一进酒吧,我的那几个兄弟就波不急待的赶到店里小姐化妆准备的房间里,
   
时间不大就听见酒吧的走廊里传来小姐们骚气哄哄的声音和我那几个兄弟爽朗的
   
淫笑。
   

   
我跟他们几个的品味可不一样,只要我不喝断片,就绝对不会和小姐上床睡
   
觉的。
   

   
我迷迷糊糊的打量了一下酒吧的大厅,看见一个叫小丽的服务员正弯着腰扫
   
地,那小屁股特别的翘,我晃晃悠悠的走了过去,手直接顺着小丽的短裙伸了进
   
去。
   

   
「啊!」小丽被我这一摸可吓得不轻,惊叫了一声之后回过头,一看是我,
   
马上换上一副妩媚的笑容,嗲声嗲气的说道:「哎呀,飞哥哥,你可吓死我了,
   
我还以为是谁敢在飞哥的地盘上惹事呢。」
   

   
「哼哼,别人是不敢,但是在我的地盘上,什么都是我的。」说完,我依旧
   
在小丽裙子里的手用了用力,感觉到手上传来一阵湿热的感觉。
   

   
「对对对,都是哥哥你的。」小丽的在浪了一下之后,又好像想到什么,表
   
情好像很生气,撅着嘴对我说道:「那飞哥哥,你说在你的地盘上有人欺骗我怎
   
么办?」
   

   
「谁啊?敢欺负我的小丽?」飞哥给你出气。「?」还不就是你嘞。「小丽
   
在我的胸口上轻轻的锤了一下之后说道:」前几天飞哥答应要开掉现在的领班让
   
我做,结果今天我又被骂了,你说这可怎么办嗯?「说完,小丽假装撇起嘴,装
   
作要哭的样子。
   

   
「你是说这个事啊。」我挠了挠头发说道:「这个嘛,说句实话,还不是红
   
姐她的表现很好?要是小丽你的表现比她好的话,那领班肯定是你了。」?「那
   
你要人家怎么表现嘛?」?「你跟我来,让哥看看你的表现。」说完,我在小丽
   
的屁股上捏了一把,然后朝着全部都是包房的二楼走去。
   

   
进了一间包房,我坐在宽大的沙发上,把T恤丢到一边,又打开音响,放着
   
我都叫不出名的歌,点着烟看着小丽。
   

   
小丽也是肯定明白我的意思,随着音响里劲爆的音乐,开始缓缓的扭动身体,
   
衬衫的口子也是一个一个的解开,一点点的露出里边粉红色的内衣。
   

   
我看着小丽的性感诱惑的舞姿,我的裤裆里也缓缓的撑起一个小帐篷。
   

   
这时候一段音乐结束,沉默了片刻之后又一段新的音乐开始,此时上身只是
   
穿着内衣,下身穿着短裙的小丽缓缓的走到我身边,在我的身上又吻又舔,身边
   
有一个身材苗条的靓妹,再加上酒精的作用,我裤裆里的弟弟早已经怒不可及,
   
我在小丽正吻舔我的腹肌的头上向下推了一下,小丽轻声的说了一句我根本没听
   
见的话之后,解开我的裤袋,拉开拉链,从内裤里边掏出来我早已经硬的不行的
   
弟弟,上下的套弄了十几下之后,张开涂着粉红色口红的嘴唇,把我在这些年中,
   
早已经磨练好的黑色长枪头含进嘴里。
   

   
让女人用嘴来抚慰我的弟弟,是我最喜欢的一个方式了,我记得红姐之所以
   
能够当上领班,就是她嘴上的功夫真是了不得,把我曾经用了五十多分钟,都把
   
妹子弄的昏了过去的弟弟,搞得二十分钟不到就射了。
   

   
不过这小丽的口活也很不错,用嘴又吹又吸,舌头的舔舐与弹打,再加上用
   
她那对比红姐大上两个罩杯的奶子做成的「热狗」,让我舒服的不得了。
   

   
「额……啊……啊……哦……我操…你妈……」在小丽的头前前后后疯狂的
   
进攻之后,我终于射在小丽的口中,因为有些激动,从小丽嘴里掉出来的弟弟把
   
后卫的一些蜂王浆喷射在小丽的脸上。
   

   
而小丽的喉咙在抖动了一番之后,有用手把脸上的蜂王浆搜刮进嘴里,然后
   
津津有味的吞了下去,在吃完她所能吃到的蜂王浆之后,小丽又用嘴把我的弟弟
   
清理干净,然后轻轻的拍了一下,故作生气的说道:「这个家伙坏死了。」?
   
「哈哈,今天时间不怎么好,等有时间的,飞哥让你知道知道它的好。」说完我
   
正要伸手摸摸小丽的大奶子,可是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我看了看,发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便把音乐的声音调小,并且示意小丽不
   
要出声,因为之前我和兄弟们喝酒的时候被老爸用朋友的电话打来,要不是我的
   
撒谎能力强,估计就暴露我的具体工作了,要知道我在爸妈面前可是一个老老实
   
实上班的好宝宝,所以不得不小心。
   

   
我接通了电话,问道:「你哪位?」
   

   
「是林飞么?」
   

   
「我是啊,你谁啊?」要不是电话那边的声音听起来是一个年轻的女孩,我
   
此时的我早骂过去了。
   

   
「我是佳慧啊。」
   

   
「佳慧?」此时一个名字,一张脸,一段我这辈子都会埋藏在心底的光阴浮
   
现在我眼前,在十年前我上初中的时候,我非常非常的爱那个学习起来很认真的
   
的女孩,当我被她第N次拒绝之后,当我知道她和隔壁班的一个当时所谓的三好
   
学生恋爱之后,我所有对将来的幻想全都破灭了,我能有今天的一切,百分之一
   
千的和她有关系,当时我的学习成绩也是不错的,但是当我知道了那一切之后,
   
我便开始逃学,浪迹社会的每一个角落,从用拳脚打人,到用板砖拍人,再到用
   
砍刀砍人,最后用枪去嘣人,抽烟,吸粉,都是在那以后学会的,不知道这个对
   
我人生做出「伟大贡献」的女人在时隔十年之后给我打电话是什么意思呢?「
   

   
「哦哦,我想起来你是谁了。」我挥挥手,示意小丽先出去,然后点着一根
   
烟,用许多年都没有认真过的语气问道:「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么?」
   

   
「林飞,我,我,我知道你现在所,所从事的工作,或者说是你的地位,我,
   
有点事…想求你帮忙。」
   

   
「是么?呵呵。」我笑了笑,吸了几口烟之后说道:「什么事?」
   

   
「我们,我们,我们能见面说么?」
   

   
「这…」我犹豫了一下,想到佳慧之前所说的话,既然她已经知道我的江湖
   
地位,我也就没什么可隐瞒的了,于是对她说道:「可以啊,如果你方便的话,
   
两个小时之后,西转角的[爽吧]见面。」
   

   
「…嗯,一会见,拜拜。」
   

   
挂了电话之后,我独自一个人坐在包厢里,心里可谓是打翻了五味瓶,不知
   
道是什么滋味,只是一个人坐在包厢里,看着电视上不断播放的一个有一个mv,
   
烟也是一根接着一根,不知道两个小时以后我见到佳慧,到底是我应该本色出演,
   
还是应该用之前好孩子的身份。
   

   
时间终究过得很快,就在包厢里的烟灰缸快被我装满的时候,服务生打开包
   
厢的门,对我很是客气的说道:「飞哥,外边有一男一女要见你,说已经和你约
   
好了。」
   

   
「是她么?」在心里疑问了一声之后,我对服务生说道:「把人带到这里来
   
吧。」
   

   
时间不大,服务生把一男一女带了进来,男的我看着眼熟,女的,虽然随着
   
时间的推移已经变了许多的模样,但是我百分之百的确定,就是佳慧。
   

   
「飞哥,人来了。」
   

   
「嗯,你去把虎子他们也都叫过来。」
   

   
「知道了飞哥。」服务生应了一声之后出去了。
   

   
「坐吧,老同学。」我匪气十足的说道:「来都来了,站着干嘛?」最后,
   
在现实和曾经,我还是选择了做我已经习惯的自己。
   

   
佳慧和那个男人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坐在沙发上,佳慧看了看我,见我赤
   
膊着上身,身上纹着披肩龙,还有十多道刀疤之后,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然后犹豫了一下说道:「你,最近还好么?」
   

   
「当然好啊,好的不得了。」我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很轻蔑,又带着几分
   
愤怒的说道:「要不是当初,我估计现在我也是一个大学毕业,一个月挣那点死
   
工资的小白领吧,嘿嘿,你看见三道刀疤没?」说着,我指了指肩膀和腹部的三
   
道疤说道:「这个就是你考上重点高中的那天,我挨的,很有纪念意义吧?」
   

   
「对不起,当初我……」
   

   
「没什么对不起的。」我看了看那个坐在沙发上,被这里的气氛搞得额头上
   
已经冒出冷汗的男子说道:「你一个大老爷们也别总让一个女的说话啊,有什么
   
事找我,说说。」
   

   
男子看着我皱着眉头愣了片刻,随后刚要说,包厢的门打开了,我的那几个
   
兄弟开门进来,可能都是刚打完炮,都是下身穿着裤子或者沙滩裤,上身光着膀
   
子,露着身上的纹身和刀疤,这六个人嘻嘻哈哈的进来,也没什么客套的,直接
   
都坐在沙发上,一个叫外号叫二炮的兄弟说道:「大哥,怎么的了?还把我们兄
   
弟都叫过来?」
   

   
「给你们介绍一下哈。」我指了指佳慧说道:「这个是我朋友,佳慧,这个
   
是她对象,叫啥来着?」
   

   
「我,我叫,叫吴迪。」
   

   
「我操,姐妹儿。」虎子摸了摸自己的秃脑袋,然后对佳慧说道:「你挺漂
   
亮的大姑娘咋他妈找了一个磕巴?他家有多少钱啊?」
   

   
「别特么乱说!」我何止住虎子,然后对这个叫吴迪的,也就是曾经的三好
   
学生说道:「对对,我想起来你了,你不是磕巴,我说你看着眼熟么,也是认识
   
啊。」我在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说道:「既然都是老熟人了,也没什么可卖关子
   
的,我这几个兄弟也都到了,你们有什么事赶紧说,我们一起想办法。」
   

   
「其实就是……」佳慧犹豫了片刻之后说道:「我们两个去年在大学毕业之
   
后,也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就想办法凑了点钱开了一个小网吧,结果在前几天的
   
一次检查中,我们店的消防和执照都被检查出问题了,而且还,还容留未成年人
   
上网,你知道的林飞,在咱们家那开网吧全是没有执照和让未成年人上网的,我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别的家都没事,就我们家被查封了,而且还要我们缴将近二十
   
万的罚款,我们想尽办法也是于事无补,在和一起上过初中的同学那知道你是个
   
有头有脸的人,要来你的电话联系你,想求你帮帮忙。」
   

   
「我艹!」二炮在一边一拍大腿说道:「你就是那个和飞哥上初中,飞哥咋
   
说你都是装纯的那个婊…」正要说一些什么的二炮,被坐在他身边的小秋怼了一
   
下腰眼,二炮又看了看我此时的表情,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当初的事情我……」
   

   
「佳慧,你别说了,过去的事就过去。」我看了一眼佳慧,又看了看吴迪,
   
笑道:「那你们来找我是想借钱还是想让我去疏通上边。」
   

   
「我们是想让你和这几个部门的领导说说好话,就放过我们。」
   

   
「你是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啊姐妹儿。」虎子在一边说道:「首先,消防,
   
工商这两个部门我们也说不上话,再有就是其他的网吧都好好的,就你家被查封,
   
肯定是人家上头有熟人,被人家给点了,我们犯不上得罪这三伙人对吧?」
   

   
「这个是,这个是我们的一点意思。」吴迪战战兢兢的站起来,从裤子口袋
   
里掏出一沓钱,放在我面前的茶几上,然后对我说道:「林,林飞,这是一万块
   
钱,就当我请你吃饭了。」
   

   
「哈哈哈……」我看着茶几上的钱放声大笑,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笑什么,
   
只是想这样笑,笑了不知道多久之后,我停住笑声,从放在一边的皮包里拿出来
   
两万块钱,一手拿着钱,另一只手拿起打火机,很随意的把两万块钱点着。然后
   
往地上一丢,看着吴迪说道:「林飞这俩字也是你叫的?一万块钱请我吃个饭我
   
就得给你帮忙?告诉你,老子根本就不在乎钱,你知道我一天的流水是多少么?
   
你现在拿这一万给我?讲笑话么?」
   

   
「林,哦,不不不,飞哥,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
   

   
「这个忙我可以帮你们。」我这一句话,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所有人的目
   
光都看向了我。
   

   
「那真是谢谢你了飞哥,我谢谢你。」
   

   
「停!先别忙着谢我,我的条件还没说呢。」我看着吴迪,心里怎么看怎么
   
来气,强行压下冲上去打他一顿的冲动,再次点着一根烟,一边抽烟一边看着他,
   
足足抽了大半根烟我才说道:「我的条件你都答应么?」
   

   
「能答应,只要飞哥你帮我把网吧的事情解决了,你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可能是最大的麻烦有了希望解决,此时的吴迪看上去满脸的激动。
   

   
「我的条件就一个,你答应了,后天你的网吧就可以营业,而且我保证以后
   
再也没有人找你们的麻烦。」说完我指了指吴迪和门,又指了指坐在一边的佳慧
   
说道:「」你现在开门走人,她留下陪我,后天早晨她回去,怎么样?「我的这
   
个条件开出来,我那几个兄弟也纷纷把目光看向吴迪,想看看他的回答是什么,
   
一个个的满眼好奇。
   

   
「……」吴迪不说话,佳慧不说话,我的兄弟不说话,我也不说话,屋里很
   
是安静。
   

   
「我的时间很宝贵,没工夫和你在这大眼瞪小眼。」过了几分钟之后,我说
   
道:「我最后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要么你带着人和钱滚蛋,要么你带着钱滚蛋,
   
二炮,帮我计时。」
   

   
「好嘞。」二炮端起腕子看着手表说道:「开始了啊,过去三秒了。」
   

   
吴迪此时额头上的汗更多了,佳慧眼睛中的神情很是复杂的吴迪,我能感觉
   
的出来,如果现在吴迪带着她离开,是她最期望的结果,即便是吴迪带着佳慧离
   
开,我也会帮他们这个忙的。
   

   
「还有半分钟啊。」「还有二十秒啦。」二炮在一边玩的却是不亦乐乎。
   

   
「还有十秒,九,八……三。」还有最后三秒的时候,吴迪缓缓的走到茶几
   
前边,机械化的拿起茶几上的钱放进口袋里,然后转身走到佳慧前边,佳慧也站
   
起来,拉住吴迪的手,眼睛里泛着泪光和喜悦,而坐在沙发上的我,嘴角上也露
   
出一丝笑容,这就是我最期待的结果吧。
   

   
「我,我先,回家等你。」说完,吴迪甩开佳慧的手,走出包厢,在吴迪把
   
门关上离开了半分钟的时间,屋里一点声音也没有,最后佳慧瘫软在了沙发上。
   

   
「我草他吗,这哥们儿够牛逼的。」
   

   
「是啊,只要生活过得去,哪怕头上带点绿啊。」此时,我的那几个兄弟在
   
屋里可沸腾了。
   

   
「都滚犊子!」我一拍茶几,很是愤怒的看着他们几个,感觉到不对劲的哥
   
几个笑骂了我一句,然后起身走了,偌大的包厢里也就是剩下我和佳慧两个人了。
   

   
「呜呜呜…」此时的佳慧坐在那里,双手捂着脸,呜呜的哭了起来。
   

   
我打开茶几上放着的几打啤酒,给佳慧递过去一瓶,然后自己拿着一瓶喝了
   
起来。
   

   
我喝了三瓶之后,佳慧也拿起酒瓶,脸上带着泪水,猛喝了几大口酒,就这
   
样我们两个谁也没说话,就喝掉了二十多瓶,当然,那得有二十瓶是我喝的。
   

   
因为啤酒的效果,我感觉一阵尿感,去了下卫生间尿了一泡之后,在洗手的
   
时候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由自主的掏出裤裆里的弟弟,用手沾着水,
   
把弟弟也洗了洗。
   

   
走出卫生间,我走到佳慧的身后,看着那个背影很激动,我能感觉到此时我
   
的手都已经发凉。
   

   
我弯下腰,双手抱着佳慧,被我一抱,佳慧的身体一颤,想要挣扎,却没有
   
挣扎,我把脸埋在佳慧的脖颈,闻着她的发香,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起话来,说
   
的是不是我多厉害,不是我在这个城市多牛逼,只是表达着我当初对她的爱,告
   
诉她我当初多么的爱她,这些话都是发自肺腑,没有一句谎话,听着我的话,佳
   
慧再次传来了啜泣的声音。
   

   
我用了几分力抱住她,用我的嘴把佳慧流出的累舔舐进我的嘴里,即便这眼
   
泪没有一滴是为我而流的,但我感觉依然是那么苦涩。
   

   
最后我吻上了她的唇,这是我曾经梦了千百次的场景,没想到今天却能实现,
   
我吻着她,这真的是第一次很认真的去吻一个女孩,真的很认真。
   

   
感觉到佳慧在我温柔的吻下渐渐的平复了情绪,我的手开始向她胸前那对奶
   
子摸过去,佳慧挡了我一下,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力道,我只是微微的一用力,佳
   
慧的胸就在我的手掌中,虽然隔着衣服,但我能感觉到这对奶是那么柔软,那么
   
的大。
   

   
一点点的,佳慧的喉咙里传来了几阵小小的呻吟,我的手也一点点的把她的
   
半袖向上拉,直到我看见里边的白色的胸罩和一对菠萝般大小的奶子。
   

   
我越过沙发背,和佳慧一起坐在沙发上,从后边打开她胸罩的挂钩,然后一
   
双手开始对她的奶子展开了攻击,我的嘴也缓缓的离开她的唇,沿着佳慧白皙的
   
脖子向下吻着,直到我吻到佳慧的乳头,我才用腾出的手在她穿着牛仔裤的腿上
   
缓缓的摸着,当我看到佳慧闭着眼,两边的脸颊已经绯红的时候,我不留痕迹的
   
解开她裤子上的纽扣,把手也伸了进去,佳慧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夹着腿,不
   
让我的手侵犯她的私处,不过这样,也正给了我机会,我的双手抽出来,直接去
   
脱她的裤子。
   

   
虽然佳慧没有防备,但是因为她坐在那里,再加上她的牛仔裤是紧身的,所
   
以我也只是把她的裤子脱到跨下,露出一条白色的内裤。
   

   
「脱了吧,都已经这样了。」当我说完这句话之后,佳慧没有做出任何的反
   
映,而我再一次用嘴含住她的一颗乳头,手再次去脱她的裤子,在我用了几次力
   
之后,佳慧终于妥协了,轻轻的抬起屁股,让我脱下她的裤子。
   

   
连同内裤,我把佳慧的裤子拖到膝盖处,然后脱掉她的上衣,又怕她会有不
   
适,我抱着她又吻了一阵,然后让佳慧跪在沙发上扶着扶手,我三两下脱掉她的
   
一双凉鞋和脱下一半的裤子,看着那白皙的屁股和随着包厢里彩灯的变换呈现出
   
各种颜色的私处,我的弟弟已经涨得受不了了,我脱下裤子,光着身子走到佳慧
   
的面前,用弟弟在她露出来的脸颊上轻轻的拍打了几下,然后轻声的说道:「用
   
嘴含着。」
   

   
佳慧把头埋在沙发里,没有任何动作,于是我轻轻的托着着她的下巴,抬起
   
她的头,让弟弟的头在她的嘴边蹭着。
   

   
眼睛里带着泪的佳慧看着我,最后好像下了决心一样,张开嘴,把我的弟弟
   
头含住,虽然她的技术比不上我睡过的任何一个女人,但是我的心里却是格外的
   
爽,好像是什么心愿了了一样,我前后的摆动腰,在她的嘴里抽插了两分钟之后,
   
把我的弟弟抽了出来,然后我又绕道佳慧的身后,在她私处蹭了蹭,然后缓缓的
   
插了进去。
   

   
随着我的抽插,佳慧的水也渐渐的多了起来,顺着我的大腿开始往下流,而
   
佳慧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此时的我,这些年对她所积攒的「怨恨」全部的释放出来,每一下都很有力
   
的抽插着,我抬起手在佳慧的屁股上狠狠的打了几下,嘴里对她说道:「你说你
   
当初为什么不跟我?为什么选择那个窝囊废!当初我学习不如你们!现在呢?班
   
花!校花!牛逼人!不还是被我操么?」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说这些话,可能
   
是用我出道时候的大哥的话,我天生就是一个流氓吧。
   

   
在我一次次有力的抽插下,我看见佳慧身体开始颤抖,两个脚的脚趾头也都
   
绷上劲,一看就是要高潮了。
   

   
我能便宜了她么?让她爽?哼,这时候我猛然把弟弟从佳慧的私处抽出来,
   
对着佳慧的菊花眼就用力的插了进去。
   

   
「啊!不要啊!快拿出去!」突然停住私处的快感不说,一瞬间就被爆菊了
   
佳慧可是受不了,仰起头开始大喊。
   

   
其实说是插进去,其实最多也就是进去半个龟头,菊花眼可不是说干就干的。
   

   
「你让谁不要啊!」
   

   
「林飞,你,你快点把它拿出去。」
   

   
「林飞是你叫的么?」说完,我顶在他菊花眼的弟弟又用了用力。
   

   
「飞,飞哥,求你拿出去!」
   

   
「管我叫爹,当初我追你的时候你老子不是还拿着我给你的情书找我家去了
   
么?这我老爹给我打的,现在也让我爽爽这当爹的乐子吧,叫!」
   

   
「…啊…啊嗯。」
   

   
「叫不叫!」说着,我的腰一用力,直接把一个龟头塞进去。
   

   
「爹!亲爹!求求你把它拿出去吧。」
   

   
「哼哼,乖女儿,你现在可是什么都是你爹的,干你个菊花眼又怎么了?」
   
说着,我腰卯足了力气,再佳慧的菊花眼中,把我的弟弟埋没了。
   

   
「啊!疼!」佳慧把头又埋进沙发里,把屁股不断的甩着屁股,可能是想把
   
我的弟弟甩出去吧。
   

   
「呵呵,这菊花眼就是比你那紧哈。」我拍了拍佳慧的屁股说道:「没事的,
   
你当初让人家破的时候不也疼么?后来不也舒服么?这也一样,干干的就好了。」
   
说完我便不理会其他的,开始干起佳慧的菊花眼,并且把两个手指头插进佳慧的
   
私处,开始抠挖起来。
   

   
「啊……嗯嗯……快!快点…」可能被这前后夹击,佳慧的快感好像来了,
   
开始有力的配合我的节奏。
   

   
可能是干到我最想干到的女人,可能是这菊花眼还是个雏,我也把持不住了,
   
在疯了一样的抽查中,佳慧的高潮来了,顺着她的私处和菊花眼流出来许多的水,
   
当然,菊花眼流出来的泛着黄,而我此时也不行了,在喉咙里发出一阵低吼之后。
   
直接射在了佳慧的菊花眼里边。
   

   
沾着黄色和白色的弟弟从佳慧的菊花眼里抽出来,看着趴在沙发上气喘吁吁
   
的佳慧,我的弟弟直接插进了她的嘴里,佳慧含着我的弟弟想反抗,想把它吐出
   
来,想必味道肯定是不好。
   

   
我也怕她狗急跳墙即便不是故意的,在她那么狗屁的技术下,万一咬到我的
   
弟弟可就不妙了,于是我把前边一小半已经很干净的弟弟抽出来,走进卫生间,
   
用消毒型的洗手液把弟弟洗了好几遍,我可不想沾惹上什么花柳病,毕竟一个笑
   
话讲的好「因为老师刚教,所以没读。
   

   
洗好了弟弟之后,我光着身子走回包厢,坐在沙发上抽起烟,此时佳慧就好
   
像我强暴了她一样,坐在沙发上,夹着腿,捂着胸,在那小声的哭,刚才的骚浪
   
劲全没了。
   

   
我喝了口啤酒解解渴,然后对佳慧说道:「你穿上衣服回去等消息吧。」啊?
   
你不是说…「我不是说什么?让你后天早上回去?呵呵,怎么?没爽够啊?」我
   
弹了弹烟灰说道:「我这可没有富裕的粮食给你吃,你回去就是了,你说的事情
   
我明天就去办,不过你要是感觉那个窝囊废不行的话,可以随时回来找我。」?
   
「谢,谢谢。」?「不用谢,答应别人的事情我从来不会食言,你走吧,我一会
   
儿还有事。」?「嗯。」佳慧应了一声,一件一件的穿上衣服,头也没回的就走
   
了,我看着佳慧离开的背影,心里还真有点不得劲儿。
   

   
然后我第二天就去了市里,找了这两个部门的领导说合,又叫了一票小弟去
   
了家附近,把其他三家的网吧老板挨个的教育一边之后,佳慧和那个叫吴迪的窝
   
囊废所开的网吧也继续营业了,后来听之前的老同学说,佳慧还是和那个吴迪结
   
婚了,也不知道这两个人都咋想的,而我家里的老爹和老娘也一直在催我找个女
   
孩结婚,而我每次带家去给他们看的女的又不是一个,他们也很头疼。
   

   
一天,我正在网吧的厕所里干着网吧那个妖艳的小网管,我的电话响了,一
   
看是一条短信,我也没管,当我把浓妆艳抹的网管从厕所里扶出来之后,才看了
   
看短信,发现是那个只和我联系过一次的电话号码,短信的内容是「明天上午你
   
有空么?好爸爸。」
   

   
[未完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6996色堂|六九色堂

GMT+8, 2023-2-8 04:31 , Processed in 0.059114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6996Tang

Copyright © 6996Tang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